俄罗斯会报复土耳其吗?土耳其的野心挡不住

发布时间:2015-11-25 10:51:35来源:

  在这一方针指导下,土耳其主动改善了与叙利亚、伊朗、希腊、亚美尼亚等邻国的双边关系,冷淡了与以色列的军事同盟关系,使得埃尔多安在阿拉伯世界的威望与人气急剧上升。其中,最为明显的莫过于土耳其对叙利亚态度的转变。两国在1998年时几乎处在战争边缘,但正发党上台后土叙不仅达成了自贸协议、互免签证等重要协定,而且埃尔多安与阿萨德甚至以“兄弟”相称(一位中亚学者曾告知笔者)。

  然而,“阿拉伯之春”的爆发彻底打碎了中东既有的地缘政治格局,也使土耳其的野心再度膨胀。起初,土耳其本着谨慎的原则,在利比亚危机发生后沉默不语,直至卡扎菲大势已去之时才匆忙承认反对派,结果战后在利比亚新政府的影响力大减。学到一课的埃尔多安在埃及总统穆巴拉克的去留上表态迅速,受到埃及穆兄会的强烈欢迎,据说他访问埃及时上万埃及民众自发前往机场迎接,盛况空前。因此,当2011年3月叙利亚国内出现抗议运动时,埃尔多安积极响应,多次要求阿萨德总统顺应民意,进行政治改革,并曾派时任外长达武特奥卢前往大马士革与阿萨德长时间面谈相关事宜。

  但是,阿萨德的强硬态度无疑使埃尔多安感到颜面尽失,他不相信土耳其苦心经营多年的地区影响力与个人的政治威望对叙利亚这一近邻毫无影响,更不能相信阿萨德在“阿拉伯之春”的浪潮中与土耳其强大的压力下能够继续稳坐总统宝座。

俄罗斯会报复土耳其吗?土耳其的野心挡不住

  埃尔多安的怀疑是有理由的。叙利亚是一个逊尼派为主的伊斯兰国家,但其统治阶层却是什叶派的分支——阿拉维派(仅占叙人口不足20%)。2000年后,叙利亚社会经济改革失败,国内经济增长迟缓,通胀严重,失业者众多。同时,阿萨德政府严重的贪腐现象也进一步阻碍了改革的推进,拉大了贫富差距,民众不满日益增多。“阿拉伯之春”爆发后,阿拉伯世界传统的威权领导在短时间内纷纷跌落政坛,卡扎菲命丧九泉,穆巴拉克沦为阶下之囚,此时叙利亚国内抗议风潮迭起,埃尔多安实在没有理由对阿萨德抱以信心。因此,短时间内,土耳其不仅对叙利亚单方面宣布制裁,陈兵边境,而且支持叙最大反对派“叙利亚全国委员会”在伊斯坦布尔成立,公开支持反对派才是叙利亚合法的国际代表。土叙关系再度反转,速度之快足以令世人咋舌。

  然而,阿萨德政权的韧性却出乎埃尔多安预料。叙利亚内战迄今为止已四年有余,反对派虽然势大,却低估了阿萨德的国内根基与国际支持。阿拉维派虽只占国内少数,却得到叙国内大量的阿拉伯基督徒与世俗化的中产阶级的支持,后者相信如果世俗化的阿萨德政权一旦倒台,执掌国家权柄的必然是崇尚原教旨主义、乃至极端主义的保守派穆斯林。此外,俄罗斯、中国在安理会接连四次否决涉叙决议,使得西方直接武力干预的图谋破产。其后果是,叙利亚内战持续至今,阿萨德政权不仅未倒,反而随着俄罗斯的强势介入发起反攻。战局日渐不利于包括ISIS、努斯拉阵线在内的反对派武装,而土耳其境内的库尔德工人党武装又大有趁乱复兴之势。

 2/4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热图新闻
推荐阅读
推荐热图
回到首页